社会新闻

另类油市悲剧!交割日来临 期金市场正上演一出“多杀

纽约黄金市场在短短几个月里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对黄金的抢购浪潮如今却变成了供应过剩。

许多投资者显然还记得,今年早些时候,在新冠病毒疫情导致航班停飞后,卖出合约的交易员为结清头寸支付了高昂的溢价,引发了人们对把黄金运抵纽约的能力的担忧。这一度导致黄金期现价差飙升至40年来的最高水平,并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黄金涌入美国。而如今,合约持有人正试图避免从庞大的库存中提货。

本周,6月黄金期货合约价格一度较8月期货合约低出了20美元以上,而在4月中旬时还较后者存在溢价。6月合约将于周四正式交割。6月合约的价格当前甚至低于现货价格。要知道,在5月中旬该各约较现货黄金的溢价尚有12美元,3月时更是曾高达60美元。

显然,当前黄金期货的处境与石油交易员今年早些时候看到的情况有些类似,当时原油库存在燃料需求大幅下降后大幅增加。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油价一度暴跌至负值,持有期货多头合约但无法交割的交易员被迫付钱给买家,让买家来脱手合约。

尽管没有人认为黄金会像原油一样跌入负值,但当前黄金期货市场的特殊局面依然值得投资者加以留意。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BMOCapitalMarkets)金属衍生品交易主管TaiWong表示,"这有点像一场懦夫博弈。突然之间,你就会遇到与原油类似的问题,但又略有不同:对于原油交易员而言,他们当时确实没有地方存放??而在如今的期金市场上,投机性多头只是不希望持有实物金属的物流麻烦,这就是为什么换仓成本已经大幅上升。"

看涨黄金的投资者抛售很快将交割的期货合约,买入较晚交割的期货合约:

自3月底以来,已有1680万盎司黄金流入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这一数字超过了去年ETF持有量的总和,几乎相当于印度每年的珠宝需求。截至周二,黄金库存达到创纪录的2600万盎司,远高于6月合约的960万盎司。

可以肯定的是,纽约市场的失衡是一个局部现象:全球各地对黄金的需求仍然很高,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前景依然感到担忧。

今年早些时候,新冠病毒导致了商业航班停飞,并迫使一些黄金精炼厂关门歇业,这就埋下了目前供应过剩的种子。市场的关闭扼杀了允许实物黄金在全球流动的供应渠道,并促使银行停止在伦敦和纽约市场之间进行套利。与此同时,对黄金作为避险资产的需求也在增长,因为人们担心疫情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

纽约期货相对于伦敦期货的溢价飙升,因为交易员在4月份纷纷避免交割,而是回购他们卖空的合约。

试图抓住这一溢价的交易员能够安排实物交割,从而增加了库存。数据显示,瑞士4月份向美国出口的黄金数量创下纪录,该纪录可追溯至2012年。澳大利亚珀斯造币厂(Perthmint)上月也提高了产量,并向纽约商品交易所发运了金条。

芝加哥经纪商ZanerGroup高级副总裁PeterThomas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这如今已是一个卖方市场,因为存在溢价,买家现在进退两难:你是想现在交割,还是到以后再交割,那里的溢价更高。"